生物技术研究所标志
  英文版 邮箱
搜索 搜索
科学传播  
首页 > 科学传播 > 科普文章
解读《崔永元回应农业部新闻发布会》
【发布时间:2016年5月3日】【关注度:908】

文章来源:大河健康报  作者:大河健康报评论员 康平  发布时间:2016-05-02

 

基因农业网按:对于崔永元的这个所谓“回应”,编者认为任何一个具有正常智识、且对转基因话题稍有了解的读者都会嗤之以鼻——因其一如既往地以谣言和谩骂为主,不具备任何建设性意见。但从微信和网络反应来看,依然有大量“不明真相者”被煽动起情绪而跟风谩骂、转发(当然,其中也不乏装睡、乘火打劫的职业反转人士),看来关于转基因的真实信息的传播依然远远不够。有鉴于此,基因农业网转发了大河健康报的这篇评论文章,并对其中部分信息做了加注补充。

    2016年4月13日,农业部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转基因问题。这是一次权威的转基因科普,明确指出:凡是说转基因有害有毒的,都是谣言。这也是一次政策解读,郑重宣布:发展转基因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各大主流媒体的报道,则是媒体对转基因的一次集中科普。

    著名反转人士崔永元,不甘于政协会上反转被冷落,这回岂能错过在新的热点之中重新发出不和谐声音的机会,于是就有了《崔永元回应农业部新闻发布会》,这其实是他老生常谈,但因为是针对热点的回应,所以造成更大影响。

    据我观察,许多人倾向于支持崔永元。那么,尽管热点已过,我认为仍有必要对其解读,以正视听。

    下面的蓝色字体是崔永元的原文。
 
    可怜转基因传销贩子们,(你们)情绪一下失控,到了高潮。(让)政协委员崔永元逐条批驳你,就是要看你们被揭露得狼狈不堪,但又不得不承认我说的都是对的的样子。
 
    这话像是骂大街。不过,且看崔永元说得到底对不对。
 
    第一, 市场上有哪些转基因品种?

    农业部回应:我国只有两种,一是转基因抗虫棉花,二是转基因抗病毒番木瓜。

    崔永元回应:名义上批准两种,事实上种植多少种,谁也说不清,比如批准之外的滥种。我补充两种:

    第三种,转基因抗虫水稻,“华恢1号”、“Bt汕优63”、“科丰6号”、“克螟稻1号”。

    第四种,转基因玉米,“Mon810”、“NK603”、“Bt11”、“TC15O7”。
转基因水稻和玉米都不少。湖北省武汉市大型超市,随机买5袋米,有3袋是转基因。辽宁省大型超市和农贸市场,随机购买14个玉米制品,13个样品含有转基因成分。可见泛滥成灾,农业部不敢面对现实,只能撒谎加嘴硬。

 
    崔永元说的具有一定的真实性。不过崔永元说的“滥种”,应该叫“偷种”。如果农业部公开号召种,种过头了,才叫滥种。农民私下种,只能叫偷种。农民偷种,恰恰说明转基因好,抗虫,少打药,还增产。偷种的面积,不会是“泛滥成灾”,因为种子供应量不会有那么大。但是,好品种必然不胫而走,偷种面积可能还会增加。

    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玉米在中国虽然没有被批准商业化种植,但是都获得了安全证书,人吃、动物吃是安全的,对自然生态也是安全的。农民因此敢于偷偷种植。一些种子公司因此敢于偷偷制种。制种的父本、母本也不难得到。转基因水稻中国领先,在反转浪潮形成之前就已经育成,那时没人反对转基因,因而父本、母本早已流传到社会上了。转基因玉米的父本、母本,有的种子公司也会培育。

    像崔永元这样的反转大咖,早已不再传播“转基因有害有毒”那样老掉牙的低级谣言了,他们也与时俱进,有理有节,抓住违法种植不放。农业部既公开承认,又进行严查。可是,转基因是不可能禁绝的,因为农民愿种,这是根本。再者,那么多农户,那么多地块,哪块是转基因?从长相看不出来,得检测,像人的基因检测一样,像父子DNA鉴定一样,一个地方有多少块地就得做多少次检测,费用很大,难以承担。

    农民“偷种”现象, 也让很多人相信,反转极端理念可以阻挡转基因科技于一时,不可能扼杀转基因科技于当世。
 
    第二,我国转基因安全评价是否严格?

    农业部回应:不管是从技术标准上或是程序上,中国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体系。

    崔永元回应:体系最严格,人员不够格。

    转基因安全评价委员会应该是非利益相关的独立第三方,既然做了裁判员,就不能当运动员。但安委会成员中,不少人都拿着巨额转基因经费。
 
    这话咋一听,驳得很有力,可是,却是不讲理。举个例子吧。新闻界评好新闻,评委们都是新闻界翘楚,他们大多拿着高薪,不少人,比如新闻学教授,也拿着研究经费。全中国,全世界,各行各业的成果评价,都是如此。

    科技成果的评价,不是商业贸易,商业贸易才需要对商品进行第三方评价和认证。

    转基因评委,必须让转基因专家来当,所谓回避,评谁的项目让谁回避就行了,而不能让转基因专家集体回避,却让一群不懂转基因的人去当评委。

    崔永元善于狡辩,狡辩得胡搅蛮缠,却貌似有理。

(基因农业网编辑部注:据《科技日报》2016年4月29日报道,转基因重大专项四分之一经费用于研究生物安全,而根据农业部网站公布的转基因安全委员会名单,三分之二的专家是从事转基因食品安全或环境安全的专家,由这些来至非农业系统的专家来承担重大专项的生物安全研究课题理所当然。)
 
    安委会中一个院士还因为贪污两千五百万转基因研究经费,现还在监狱里。
 
    拿转基因和高铁比吧。不能因为铁道部搞高铁的人当中有人腐败而否定高铁!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安委会中的挺转急先锋林敏,是北京科百瑞公司董事长,滥种加主推的转基因玉米就是他准备卖的主打产品。
 
    林敏是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所长,这个研究所就是研究转基因的。林敏曾多次在媒体上揭露崔永元转基因纪录片的无知和虚假。林敏是不是董事长和转基因无关。“滥种加主推的转基因玉米就是他准备卖的主打产品”这句话语法逻辑混乱,如果“滥种”的是他培育的、他卖的,那就不能用“准备”这个词。按常理,国家研究所的转基因品种是不会偷卖的。

(基因农业网编辑部注:研究所办公司,推广自己研发的产品,符合国家产业政策,何罪之有?同时据了解,林敏作为单位法人,确实是北京科百瑞公司的董事长,但这家公司不是种业公司,其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技术转让;农业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因此即使转基因玉米获准产业化,该公司也不具备推广转基因玉米种子的资质。此外,这家公司从2008年起就没有任何经营业务,2014年经农科院批准进入注销程序,目前已完成北京市地方税务局注销税务登记,正在办理国税局注销税务登记。崔永元以媒体人自居,却缺乏媒体人起码应该具有的尊重事实精神,连如此简单的核实工作都不做就敢信口胡言。)
 
    他们坐在一起,眉来眼去,决定对方的产品是否合格。

    妖魔化转基因,必然妖魔化转基因专家。讽刺挖苦只是毛毛雨,张启发院士则被反转人士骂为“美帝国主义走狗”。
 
    欺上瞒下。这个局很好破:农业部、科技部,只要公布安委会成员手中抱着的巨额转基因项目经费,以及转基因项目名称,这层窗户纸,不用捅都破了。
 
    在科研体制内,这都是公开的,何来“欺上瞒下”!身为转基因专家的安委会成员获得转基因科研经费,这太正常不过了。
 
    第三,转基因偷种现象是否蔓延?

    农业部回应:不存在所谓的滥种现象。

    崔永元回应:这个最好办,摆事实就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WTO/SPS国家通报咨询中心发布的周知全世界的信息,公开的,长年挂在网上。近年出口欧盟和日韩被扣留的200多批次转基因违规米制食品,就是滥种严重的、全世界都清楚的确凿证据。连美国拜耳公司转基因污染事件中的LL601转基因水稻,也已进入中国非法种植。

    每次东窗事发,装模作样到市场取样送检,最后脸不红心不跳地宣布“官方调查尚未发现” 、“样本送检均未发现转基因成分”。200多批次,多少吨?多少钱?有的出口企业这一单买卖就破产了,且无处伸冤。

    对中国转基因水稻滥种无可奈何的欧盟,只好通过2011/884/EU号执行决议,对中国米产品实施史上最严苛的入境检查,于2012年1月12日生效。
 
    中国出口欧盟的大米及米制品,多次被检测出转基因成分,这是真的。但是读者诸君需了解详情才能了解真相。

    转基因农作物已经推广二十多年,推广二十多个国家,现在种植面积已达二十多亿亩,占世界耕地的10%以上。微乎其微的转基因籽粒几乎无处不在。比如粮库,转基因粮食出库,不能保证100%清理干净,非转基因粮食进库,就有可能混入转基因;比如货轮,运罢转基因粮食,不能保证100%清理干净,又运非转基因粮食,就有可能混入转基因。所以,欧盟定的标准是:只要转基因成分不到1%,就可忽略不计。日本定的标准则为5%。

    欧盟不得不大量进口美国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但是对品种进行限制:批准进口的转基因品种如果含有千分之一以上的未经批准的转基因品种,就不得上岸。中国也是这样,也因为同样理由退回过美国的转基因粮食。这其实是国际通行的贸易壁垒。

    中国大米产量占世界产量的30%,是大米第一大国。中国出口欧盟的大米及米制品,自测转基因含量标准掌握在千分之一,这也是中国的检测技术上限。因为中国有转基因水稻品种,所以欧盟针对中国的大米贸易壁垒是转基因成分不得超过万分之一,即1万粒大米,只能有1粒转基因大米。欧盟为此专门研发了更加灵敏的检测技术。这就是中国大米被退回的原因。但是这并不能作为中国转基因水稻“滥种”的依据。假如硬要作为“滥种”的依据,那应该这样算账:中国有4.5亿亩水稻,万分之一就是4.5万亩,仅此而已,并非“蔓延”。

    崔永元恐怕不知道转基因检测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等标准,也怪有关部门不做宣传。
 
    再看农业部说的中国批准种植的转基因番木瓜,事实是这样的:

    “番木瓜华农1号”于2006年获得中国农业部颁发的安全性证书,2010年取得华南地区生产应用证书,这是农业部唯一颁发的转基因番木瓜安全证书。

    记住,记住,记住:种植其他任何转基因木瓜品种都属于滥种。

    2012年,深圳疾控中心做了一个深圳市市售转基因番木瓜检测。转基因木瓜占90%以上,其中合法的华农一号品系仅占3.9%,滥种的GMYK16-0-1品系占96.1%。

    全国转基因木瓜种植15万亩,至少 13万亩都是非法品种。我深入调查研究,整个海南省的木瓜几乎都是GMYK16-0-1品系。

    这么庞大的数字,居然敢红口白牙说,不算滥种算可控?
 
    关于转基因番木瓜,2012年深圳市场上的确抽查过,发现GMYK16-0-1品系转基因木瓜占到了绝大多数,但是那次抽查样本数很小,只有57份,如果因此得出种植面积的比例,结论是不扎实的。

    海南种植的转基因木瓜,除了“华农1号”,也可能有GMYK16-0-1品系。

    经过审定的叫品种,未经过审定的叫品系,某个品系在生产上种植,这其实不足为怪。前提是,转基因番木瓜是允许种植的;具体原因是,一个品系在生产试验一定面积、一定时间之后,证明是好的,才进行审定,然后才推广。转基因棉花品种也是这样的程序。目前已有多个转基因棉花品种经过审定后在全国不同的区域进行推广种植,也有多个品系在进行生产试验。

    崔永元说的数字如果是真实的,也是“数”的问题,而不是“质”的问题,或许,GMYK16-0-1品系转基因木瓜生产试验面积大了些,但是这也说明这个品系好,如果不好,农民也不愿种。如果反转舆论长期阻挠转基因品种商业化种植,那么农民“偷种”也将是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第四,我国的进口大豆都是转基因?

    农业部回应:美国、阿根廷、巴西几乎全部种植转基因大豆,所以进口就是转基因大豆。

    崔永元回应:我的纪录片,大家都看到了,美国大豆协会的负责人说,如果我们要非转基因的大豆,他们当然就种非转基因的大豆。

    这是拿钱买自己想吃的东西,不是领取国际人道主义救济粮。

    这是买方市场,不是卖方市场。

    就算进口大豆,俄罗斯、乌克兰都近之又近,非要舍近求远买转基因,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这要说说转基因大豆的优越性。1.它产量高,比传统大豆高30%以上;2.它出油率高,传统大豆出油率17%左右,而转基因大豆出油率22%左右;3.给它转的是抗除草剂草甘膦的基因,那么使用除草剂,就不用机械除草了,这大大节省人工成本、耗油成本。因而,转基因大豆运到中国口岸比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的地头价格还便宜。
    中国每年进口8000多万吨转基因大豆,既满足的食用油需求,又满足了饲料对豆粕的需求。如果不进口转基因大豆,中国得再增加4亿亩耕地,哪里有4亿耕地呢?所以不得不进口。

    如果中国要求美国、阿根廷、巴西种植非转基因大豆,然后才进口,那么价格决不是现在的价格,那一定比国内非转基因大豆价格还高。进口俄罗斯、乌克兰的非转基因大豆,价格也不会低。

    崔永元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他懂国际贸易,其实他一点都不懂。美国大豆协会负责人的商业辞令,他拿着棒槌就当针了。

    还要说说转基因大豆和草甘膦是无害的。

    植物的新陈代谢、生化反应都需要特定的酶来催化。草甘膦灭草原理就是抑制植物氮代谢的酶的活性,从而阻断氮代谢。氮代谢的最终产物是蛋白质,蛋白质是细胞必不可少的成分。蛋白质不能合成,草就死了。农作物也会因为喷洒上草甘膦而死。转基因大豆抗草甘膦的原理是:把酵母菌的一个基因转入大豆,这个基因可以让大豆的氮代谢酶增加50倍,从而抵消草甘膦的作用,酶的活性还绰绰有余。

    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只有两点差别:一是那个酵母菌的基因的差别。基因其实就是核酸分子的一个片段,就像肽是蛋白质分子的一个片段一样;任何生物的核酸分子都由4种核苷酸组成,就像任何生物的蛋白质分子都由20种氨基酸组成一样;任何食物都含有蛋白质、肽、氨基酸,也都含有核酸、基因、核苷酸,都是无害的。二是氮代谢酶的量的差别,而氮代谢酶本来是大豆固有的,所以增加的氮代谢酶也是无害的。

    最有争议的是草甘膦。在化学物质中,它的毒性仅相当于食盐,而且几乎无残留,所以是安全的。但是因为妖魔化转基因,草甘膦也被妖魔化了,其实在中国、在全世界,非转基因作物也在使用草甘膦。

    最不可思议的是,国际癌症研究所把草甘膦确定为2A级致癌物,这在全世界学术界以及监管机构引发激烈争论。

    国际癌症研究所的理念有两点:一是怀疑一切物质都致癌。它把致癌物分为5级,即1级致癌物(确实致癌),2A级致癌物(可能致癌),2B级致癌物(可能致癌,但证据有限),3级致癌物(可疑致癌),4级致癌物(可能不致癌)。可见,没有“不致癌”的,最安全的也只是“可能不致癌”。二是只讲致癌的证据,不讲致癌的程度。打个比方吧。江洋大盗偷了100万元,有证据;小毛贼偷了1元钱,有证据。按照国际癌症研究所的理念,他们是同级别的。举例说明吧。被定为2A级致癌物(可能致癌)的,有草甘膦,有猪肉、牛肉、羊肉等红肉,还有柴油汽车的尾气。可见,国际癌症研究所有违常规理念的理念,把全世界人民都搞糊涂了。

    国际癌症研究所的理念也与同行不同。著名的科学期刊《自然》杂志分析其不同点在于:第一,欧盟食品安全局以及国际农药残留联席会议的研究对象只是草甘膦,认为草甘膦不致癌;而国际癌症研究所既关注草甘膦也关注含有草甘膦的其他农药产品,致癌性可能是来自含有草甘膦成分的其他农药的其他成分。第二,国际癌症研究所主要关心的是有无风险,风险的含义是“可能性”;而欧盟食品安全局主要关心的是风险有多大,微乎其微的风险是可以接受的。

    总之,一方认为“可能致癌”,另一方认为“不致癌”,没有统一的定论。但是,在农药家族中,草甘膦属于毒性最小最小的,比其他农药安全得多。
 
    第五,转基因主粮我国是否提上日程?

    农业部回应:首先发展非食用的经济作物,其次是饲料作物、加工原料作物,再次是一般食用作物,最后是口粮作物。十三五期间,推进转基因抗虫玉米等重大产品的产业化进程。

    崔永元回应:首先滥种口粮作物(水稻),其次是滥种一般食用作物(木瓜),再次是滥种饲料作物(玉米)。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仅只2012年,就有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等41家种企因申报转基因主粮产业化项目,各自分别获得600万元或1200万元不等的国家财政资助。每隔三年,如果这些企业的产业化项目进展达标,还可继续获得“滚动增资”。

    不提上日程,怎么能有这么阔绰的转基因主粮化项目?
 
    发展转基因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十三五期间,将推进转基因抗虫玉米等重大产品的产业化,当然要提上日程。螳臂当车徒奈何。
 
    这次发布会,就是在给转植酸酶玉米登堂入室铺路吹风。

    转基因传销的手法就是只说转基因的好。转植酸酶玉米被吹上了天。事实上,转植酸酶玉米产量不高这个致命弱点,骗子们都避而不谈。产量低势必成本高,饲料里直接加植酸酶花不了几个钱。现在玉米一斤才六七毛钱都卖不动了,这转植酸酶玉米能卖一块六七发大财?就算吃玉米的猪答应,农业部也做不到。
 
    “转植酸酶玉米产量不高这个致命弱点,骗子们都避而不谈”。崔永元这句话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因为他不懂“转植酸酶玉米” ,读者也不懂“转植酸酶玉米”,还以为堂堂农业部真的弄个低产的转基因玉米来“欺上瞒下”。

    “转植酸酶玉米”就是“转植酸酶基因玉米”,的确产量不高,也就亩产二三百斤,但是用它做父本或母本,与高产玉米杂交,已经培育出既高产又含植酸酶的玉米新品种。关于植酸酶,这里需要科普一下。

    “转植酸酶基因玉米”是世界首创,是中国农科院的自主知识产权。先介绍植酸和植酸酶,再介绍植酸酶基因。

    植酸就是“植物的酸”,存在于玉米的籽粒之中。植酸分子含有磷酸,磷酸的磷是人和动物不可或缺的,但是人和动物吃了玉米却不能分解植酸,也就不能利用植酸里的磷,那么植酸只能随粪便被排泄。自然界的细菌可以分解粪便中的植酸,分解出来的磷进入水域成了绿藻的营养,绿藻因此茂盛,则耗夺水中的氧,鱼就会缺氧而死。

    玉米几乎都被用作饲料,因玉米中的植酸不能被动物分解,饲料中就必须添加磷酸氢钙,以给畜禽补充磷。鸡饲料中要加0.5%,牛饲料中要加1%,猪饲料中要加2%。这个比例可不低,全国每年需要几百万吨磷酸氢钙,每吨价格几千元。在发达国家,则往饲料中添加植酸酶,让植酸酶分解玉米中的植酸。添加的植酸酶是利用曲霉菌发酵产生的。

    曲霉菌既然能分泌植酸酶,那就一定具有植酸酶基因。“一个基因一个酶”,这是分子遗传学的定律,意思是,有这个酶就一定有这个基因,这个基因催化这个酶的合成。那么把曲霉菌的植酸酶基因转入玉米,玉米就具有了植酸酶,就可以把植酸分解,释放出磷,满足人和畜禽需要。中国农科院在世界上首先把曲霉菌的植酸酶基因转入玉米,育成了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并获得了农业部颁发的转基因安全证书。

    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唯一的不足是产量太低。一家种子公司购买了中国农科院的专利,把转植酸酶基因玉米与高产玉米品种杂交,从而提高了转植酸酶基因玉米的产量。

    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可以减少甚至省却饲料中的磷酸氢钙或植酸酶,全世界都需要,越是养殖业发达的国家越是需要。如果产业化,不仅可以降低中国养殖业的饲料成本,还可以出口到养殖业发达的国家。

    崔永元的无知,欺骗了更多无知的人。
 
    另外饲料玉米如何不混入老百姓的餐饮玉米中?这只能靠监管,而美国也没做好。说白了,就这么点屁事,还闹得挺投入挺欢实,欺上瞒下继续说谎,发言人真的不害臊么?
 
    无知者无畏,所以说话比较蛮横。需要给他修改的用词不当之处是,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可以用做饲料,但不是像青贮玉米那样,是专门的饲料玉米,人也完全可以吃转植酸酶基因玉米,补充磷,对身体更好。
 
    说滥了的那些谎,老梗我都嫌烦了,什么科学界共识啊,不用出国,就去卫计委、 质检总局转一圈,就知道有没有争议了。
 
    好像他是卧底,知道卫计委和质检总局有争议,其实他是造谣。反转人士都善于造谣。
 
    还有什么美国人放心地吃了二十年啊,美国人是稀里糊涂吃了二十年,现在已经觉醒,和我们一样,在争取知情权、选择权。比我们强的是,他们毎年可以组织两次全国反转大游行。
 
    崔永元现在承认美国人吃了20年转基因,以前他说美国人不吃转基因。他羡慕并宣扬美国的反转人士每年可以组织两次全国大游行,这才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转基因贩子们爱说,至今没有发现一例转基因引起的安全问题。

    我就见不得这自以为是的,标榜科学又不讲科学的流氓嘴脸。

    我就问一句:地沟油是不是放心地吃了那么多年,哪一个人的健康问题是被地沟油带进沟里的?
 
    把转基因与地沟油挂钩,偷换概念,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转基因这二十年,全世界都没做流行病学跟踪调查,怎么知道哪次安全问题、什么健康问题和转基因有关?

    滥种这回事都不敢承认,根本不清楚市场上有多少转基因,凭什么数据说明安全问题和转基因无关?

    流行病学调查,主要用于病因学研究和疾病预防与控制。为什么全世界都没做转基因的流行病学跟踪调查?因为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各国卫生部以及政府的、民间的科学机构都认为没有必要做,这还不足以说明转基因不致病、转基因争论与食品安全无关吗?难道崔永元要否定全世界吗?不可理喻!
 
    目前我国法规仅只批准进口转基因大豆用于榨油,豆粕仅可用作饲料,但市场上转基因大豆目前不仅违规用于酱油、豆腐等下游产品,还理直气壮不标识。
 
    中国第一批实施标识管理的转基因生物制品目录如下:
    一、大豆种子、大豆、大豆粉、大豆油、豆粕;
    二、玉米种子、玉米、玉米油、玉米粉;
    三、油菜种子、油菜籽、油菜籽油、油菜籽粕;
    四、棉花种子;
    五、番茄种子、鲜番茄、番茄酱。

    这个目录不包括酱油、豆腐。假如市场上确实有一些转基因酱油、转基因豆腐,那么标识就是个大难题。首先,得立法,立法以后不标识,就得检测所有酱油厂、豆腐作坊,这不仅是巨额成本,也是浩大工程。试想,每个豆腐作坊,每天做几块豆腐,每天都得派人去检测,检测费一定比豆腐的价值不知要高多少倍。且不说成本谁承担,只说怎么标识?豆腐是切割着卖的,切割多少块,就得标识多少块,卖豆腐的会自觉标识吗?必得派人监督。这现实吗?可见崔永元纯粹是找茬辩论,无理取闹。
 
    普通的大豆油和地沟油之间的区别,谁也想不出分辨的招数,但谁也不敢说地沟油和大豆油实质等同。普通大豆油和转基因大豆油,很容易就能分辨开,咬死了说二者“实质等同”。

    退一步说,我也很高大上地科学发言:就算吃进肚子里等同,种在地上是万万不能等同的。
 
    “实质等同”的含义是“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同样安全”,是在安全性上实质等同,不是说在形体上等同。不可理喻!
 
    学一下美国对转基因的监管吧。

    拜耳公司因为LL601转基因水稻的转基因污染事件,(还不是拜尔蓄意流出,确实是“污染”,而且污染事件是拜尔公司主动报告的,)最终还是赔偿了农民7.5亿美元。

    我们国家深受滥种之害的米制品出口企业,应该携起手来,发起集体诉讼,要求赔偿。

    拜耳公司转基因水稻LLRice601“污染”事件,不能只听崔永元耸人听闻地木匠斧子一面砍,需要多侧面介绍其来龙去脉。

    拜耳公司是世界500强,总部在德国,分支机构遍布全世界,主要业务是化工、农业、制药,阿司匹林就源于拜耳。拜耳公司培育的转基因大豆也被中国允许进口。

    拜耳公司转基因水稻LLRice601“污染”事件发生在2006年。LLRice601是抗除草剂的,在美国小范围试验性种植,尚未被美国批准商业化种植,可是美国水稻产区的大米中却发现了LLRice601的籽粒,原因不明,但推测为种植隔离不严,花粉传播出去了。

    美国水稻产量很小,仅有中国的2%,那么美国出口大米也就很少,出口的大米主要是长粒大米,其优质不亚于泰国长粒大米。拜耳发现并公布LLRice601“污染”事件以后,日本、欧盟担心进口的美国长粒大米也含有LLRice601大米,就宣布暂停进口,须严格检测确保不含LLRice601大米才允许进口。

    美国拥有7个转基因水稻品种。1个“超级印度香米”,转入的是印度香米基因;3个抗除草剂的;3个转基因药用水稻,转入的分别是溶菌酶基因、乳铁蛋白基因、血清蛋白基因,那么从大米中即可提取溶菌酶、乳铁蛋白、血清蛋白,作为药用。这些都是批准的,而LLRice601是未批准的,所以日本、欧盟停止进口美国长粒大米。不过,LLRice601虽然未被批转,但试验证明它是安全的。于是,美国在2006年底宣布批准种植LLRice601,那么日本、欧盟就不用担心LLRice601的安全性了。

    毕竟LLRice601“污染”发生在未被批准之时,所以被“污染”的农场要求拜耳赔偿,拜耳也兑现了赔偿。

    中国出口欧盟的大米及米制品,也曾被欧盟检测出含有万分之一转基因成分,遭退回。于是崔永元就鼓动出口企业,“应该携起手来,发起集体诉讼,要求赔偿”。他唯恐天下不乱。

    拜耳公司转基因水稻LLRice601“污染”事件最终以美国政府批准LLRice601商业化种植而结束,这值得中国人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般的思考。
 
    日本发现了非法种植的转基因木瓜,五千多棵树被铲草除根之外,害怕污染,直到现在都在连续跟踪检查。

    海南非法转基因木瓜的种植户,可以联手诉讼,要求赔偿。
 
    又是鼓动!农民不会理睬他,因为农民愿种。
 
    至于农业部这个发布会,科教司拿着国家钱,弄得(像)庙会一样,就为忙着办公司搂钱的几个科学界败类吆喝,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堂堂一个国家部委,对于一项中立的技术,对中国农业并不急需的技术,如此卖力吆喝产业化,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现今的领导在基层种过地,心里明镜似的,也不是那么好蒙骗的。

    农业供给侧改革,满足人民需要的优质优价才是出路,老鼠过街的转基因只能是穷途末路。

    乡亲们,帮这几个转基因传销贩子出个名:领骗子方肘子奖的黄大昉,卖转基因玉米搂钱的林敏,鼓吹滥种有理的王大元……

    你们非要剥夺老百姓知情权和选择权,走着瞧,我和你们没完!
 
    “弄得(像)庙会一样”,这是讽刺;“科学界败类”,这是谩骂;“老鼠过街的转基因”,这是造谣;“走着瞧,我和你们没完”,这是狂妄。多么像“文革”造反派的语言。

(全文9000字,其中3000字是崔永元的。谢谢阅读)

 
 
   
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 ©2015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2号   邮编:10008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110号   京ICP备07026971号-4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旧版回顾